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古代诗词 > 刘克庄《卜算子·片片蝶衣轻》

刘克庄《卜算子·片片蝶衣轻》

 时间:2019-01-17 来源:作文屋 

卜算子①片片蝶衣轻,②点点猩红小。③道是天公不惜花,在种千般巧。朝见树头繁,暮见枝头少。道是天公果惜花,雨洗风吹了。【作者】1187-1269,安潜夫,号后村居士,莆田(今属福建)人。以荫补官,后因《落梅》诗“讪谤”朝廷,罢职废多年。官至龙图阁学士。其诗属江湖派,宗尚晚唐。词则继承辛弃疾豪放作风,而更趋散文化、议论化,见称于世者多为感愤时世之作。有《后村长短句》。【注释】①《词律》以为调名取义于“卖卜算命之人”。《词谱》以苏轼词为正体。又名《百尺楼》、《眉峰碧》、《缺月挂疏桐》等。双调,四十四字,仄韵。②蝶衣轻:花瓣象蝴蝶翅膀那样轻盈。③猩红:象猩猩血一样鲜红。【品评】词中有问答体,或下片问、下片答,或随问随答,为常见的问答方式。此词上片提出一问,下片复提一问,上下片所问却是针锋相对、互不相容的,终于有问无答,显得非常别致。上下片提问的方式相同,都是用的反证法。如果把上下片分开来看,并不是有问无答,答案乃包含在所问之中。上片问:如果说天公不爱惜花,那么花片如蝶翅舞动,花朵如猩红照眼,千姿百态,争奇斗艳,岂不都是天公之所作成?其答案自当承认“天公惜花”。但下片接着反问:如果天公果真惜花,那么无端风雨,断送春花,树头繁英,一夕顿尽,岂不都是天公之所摧残?其答案又当承认“天公不惜花”。因此,上下片合起来看,两个答案竟是对立排他的,相互冲突,彼此否定。正确的答案则当在它们两者之外。其实,刘克庄此词虽有点游戏笔墨,但设问甚巧,所问的决不是无关宏旨的花花草草的小事。他就冥冥之中的“天公”与花事的关系发出质问,推而广之,世间万物也莫不可作此一问,无异于一篇以花事为题的具体而微的“天问”。真正的答案既在词中,又在词外。岁岁花开,年年花落,花事的荣枯盛衰,一任大自然的客观运行,实无与乎“天公”的“惜花”与否。“万物兴歇皆自然”,这才是刘克庄本来想说,但在词中仅透露其意而未及说明的真正的答案。全词诙谐风趣,具有幽默感,令人玩味有得。其写法或仿效苏轼的《泗州僧伽塔》诗。